标签 狼与香辛料 下的文章

狼与重要的他

烛火摇晃着,昏暗的烛光照耀着房间。
塞满羊毛的床上,两个身影在烛光的照耀下交缠在一起。
“嗯…嗯啊,汝的手法还是一样的…嗯啊…熟练啊。”
“还不是因为你的身体真是太美妙了。”
“嗯…啊~竟然让身为贤狼的咱发出这种声音,汝真是…嗯啊!”
“差不多也该进去了吧,我快等不及了。”
“嗯,咱也等不及了呐,但是,汝啊,进来的时候可要紧紧地抱住咱呐。”
“遵命,公主大人。”
然后一挺腰,便完全进入到了赫萝的身体里,但貌似给赫萝带来了些许痛感,正当她想骂一骂这个不懂温柔为何物的大笨驴时。
突然睁开眼,眼前不是熟悉的房间,四周是带着湿气的石墙,阳光从开着的窗户照射进来。空气中充斥着尘埃,瘙痒着赫萝的鼻子。
是梦。赫萝这么告诉自己。
“梦中的那个人,是谁,为何咱会与他交欢…”赫萝起身,发现自己身上一丝不挂。
“阿嚏!”赫萝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得赶快找到衣服穿,不然感冒的话,那只大笨驴又要…”赫萝愣了一下,“那只…大笨驴…?”
一股不安感涌上心头,赫萝抱住头蹲下,呓语着:“大笨驴…又是…谁?”
好像忘记了一个重要的人。
好像失去了一段重要的记忆。
好像………失去了一个重要的人……
但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平时自己引以为傲的头脑抓不住一丝线索。
赫萝保持蹲着的姿势环顾四周,发现角落有一本书,书皮积了一层尘。
赫萝走过去捡起书,用手拭去上面的尘。歪歪扭扭的字显现出来。
Spring Log
这本书看上去年代久远,书皮上的名字磨损了不少,连接处也破破烂烂,可以保存上千年的羊皮纸也发了霉,霉斑点点。
赫萝注视着这本书,书拿在手上感到十分的有质量。
赫萝翻开第一页。
「这是一本无论谁看了之后都会无奈苦笑的书」
书的第一页这么写着。
赫萝感到心中有什么东西要苏醒了,于是她翻开下一页。
映入眼帘的是自己歪歪扭扭的字迹。
以前的回忆一段一段涌入脑海。
“……”赫萝无声地读着书中的文字,其中的字迹有的是她自己的,有的是另外一个人的。
赫萝就这样跪在地上阅读着书,不管自己身上一丝不挂,也不管是否饥渴,就这样静静地阅读。
不知过了多久,阳光从一边转到了另一边,颜色也从耀眼的白光变成了金色的光。
赫萝阅读完最后一页,合上书,把书抱在自己怀里,双手不断用力,仿佛要把书镶进自己的身体里一样。
眼前开始逐渐模糊,晶莹的泪珠划过脸庞滴落在地上。
“咱怎么会忘了汝的名字啊,大笨驴。”
赫萝笑着说,同时哽咽起来,说出来那个名字。
“罗伦斯。”
在另一个角落,有着一个墓碑,上面写着。
“克拉福•罗伦斯”
“长眠于此”
赫萝站起身,依着墓碑坐下来,用头抵着墓碑,看着墓碑底下的地板,仿佛看到了在底下长眠的罗伦斯。
“咱会在这里陪汝到永远。”
说完,赫萝闭上眼睛,好像看见了罗伦斯微笑着对她伸出手。赫萝抓住他的手。
“咱们要永远在一起。”
——完

作者:精神污染兽

孤独是致死的病症

「孤独是致死的病症」

“为了消除孤独,把黑暗的孤独紧紧压在深不见底的井下面,就需要用东西来盖住它,而能盖住它的东西,就是汝的温柔呗”
从赫萝和罗伦斯的一开始的相遇,就已经决定了这终究是个悲伤的结局——长生不老的贤狼与一个普通的旅行商人邂逅了。
即使知道终有一天,罗伦斯会变得抱不起赫萝,赫萝也没有办法继续陪伴罗伦斯,罗伦斯终究也还是爱上了赫萝,而赫萝也终究爱上了罗伦斯,哪怕结局终会是悲剧,但二人如同视而不见一样,一脚踢开所谓的天理,互许了终生。
因为想旅行而独自南下冒险,并且与某个人约定好了要守护农田而经历了数百年独自一人站在麦田里的孤独生活的赫萝,从开始受村民崇拜,到最后因农业技术进步而不再需要神明保佑的村民敌视而不想继续待在村庄。这时,遇到了刚好经过这个村庄,并收购了皮革准备前往下个城镇销售的罗伦斯。赫萝就这样阴差阳错地上了罗伦斯都马车,这就是两人的初遇。
“汝哟,能带我回约伊兹吗”
旅途中,赫萝离自己的故乡越来越近,赫萝数次帮罗伦斯解脱危机,让罗伦斯离自己的梦想——拥有一家商店并成为城镇商人越来越近,而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然而,过近的距离让这头孤独的狼感到害怕。她怕自己太过于爱罗伦斯,以至于当罗伦斯死后,自己会痛不欲生。
既然这份感情会痛,不如在这份感情结成果前扼杀掉。
所以赫萝不止一次试图离开罗伦斯,结果都被罗伦斯以“至少我们一起到约伊兹”为由拉了回来。
等到了逐渐靠近约伊兹后,赫萝才发现,在她留守在麦田的这几百年中,被称为猎月熊的怪物破坏了约伊兹,而她在约伊兹的同伴,有的战死,有的逃跑,约伊兹已经物是人非了。
而好不容易找到的同伴——缪里的信息,也只是发现了缪里留下来的遗言。
“好久不见”
终于在雷斯可,赫萝终于坦白了自己的感情,只不过是为了分开。
“无论咱怎么爱你,怎么努力过好与汝相伴的每一天,汝还是会消失不见,又留下咱一个人。咱已经不想再孤独一人了!”
然而罗伦斯还是没有放弃,在不得不因为生意而与赫萝进行抉择时,罗伦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作者:精神污染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