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文章 下的文章

关于学习某种东西的时候

  我在想一个事情,关于学习的事情。
  先说一下为什么我会想这种事情,想了想以前的一些事,比如第一次开始接触编程,第一次接触心理学,第一次学习摄影...
  每次开始学习新的知识或技能的时候开始的那一阵子总会有种感觉,有些还会保留下来,有些却在一阵子后就消失了。
  比如我学编程,那个时候因为看到一些大佬(一开始被人拉进了一个前端群,不知道是什么,后来在里面和别人聊天的时候,黑马团队的一个大佬拉我进了他们那个群)讲心得和编程思维的东西,学到了不少东西,那时候的一阵子脑袋就是各种天马行空和接触一两分钟就大概掌握了基础的思维。
现在也保留了一些这种思维,可惜远远不够当时的那种感觉,从开始的iapp用了一俩小时就掌握了基础,然后到html,然后到ske,然后到lua。可惜了,现在不怎么会那些了,毕竟在想运营和营销的一些东西。
  还有摄影,就是因为从摄影那个时候开始感觉到这种感觉,想了解这种感觉。
  那时候,刚开始学摄影两三天吧,看到的风景和事物都像有个框在面前一样,特别是看到一些唯美或符合我的喜欢的标准的东西的时候就像时间慢了下来一样,看到的直接清晰可见的记录下来。
  但也不能说是记录下来,毕竟我是出了名的记忆力不好。可惜这种感觉过了一阵子就彻底消失了
  说心理学的话,也一样,开始学的那几天,看到人就忍不住的分析他的心理,本来也快没有这种感觉了,后来学习了一阵子的社会工程学,这种感觉也保留了一些下来。可能是变得更多的感觉了吧。但这也是导致我敏感性思想的根本原因。
  在这几个中对比分析了一下,也发现了一些原因,我是指这种感觉保留了下来的原因。
  编程就不用说了,那时候学的时候,没有朋友,也没几个群,只能在技术群里看看,看着看着看到一些大佬发的一些教程和一些代码,然后就亲手实践了一下,然后就学了很多,然后就保留了一些感觉下来。心理学也是,那时候觉得蛮有趣的,比如像什么吊桥效应啊首因效应之类的,然后也花费了不少时间去了解学习了一下,加上后来学的社会工程学,慢慢的就保留了下来。而摄影不一样,那时候临近毕业,只有在中午的时候和几个朋友做学校附近的公园拍天拍水拍花草,但只是偶尔,毕竟有时候去一些地方玩。毕业了之后也没有怎么用过,我想想.....大概过年和暑假在老家拍天拍地拍空气的时候用过了一两次。
  总而言之,我觉得吧,之所以会失去那种感觉,可能就是看你有没有努力去学,如果努力去学可能会保留了那个感觉。
  到时候才是真的学有所成。

孤独是致死的病症

「孤独是致死的病症」

“为了消除孤独,把黑暗的孤独紧紧压在深不见底的井下面,就需要用东西来盖住它,而能盖住它的东西,就是汝的温柔呗”
从赫萝和罗伦斯的一开始的相遇,就已经决定了这终究是个悲伤的结局——长生不老的贤狼与一个普通的旅行商人邂逅了。
即使知道终有一天,罗伦斯会变得抱不起赫萝,赫萝也没有办法继续陪伴罗伦斯,罗伦斯终究也还是爱上了赫萝,而赫萝也终究爱上了罗伦斯,哪怕结局终会是悲剧,但二人如同视而不见一样,一脚踢开所谓的天理,互许了终生。
因为想旅行而独自南下冒险,并且与某个人约定好了要守护农田而经历了数百年独自一人站在麦田里的孤独生活的赫萝,从开始受村民崇拜,到最后因农业技术进步而不再需要神明保佑的村民敌视而不想继续待在村庄。这时,遇到了刚好经过这个村庄,并收购了皮革准备前往下个城镇销售的罗伦斯。赫萝就这样阴差阳错地上了罗伦斯都马车,这就是两人的初遇。
“汝哟,能带我回约伊兹吗”
旅途中,赫萝离自己的故乡越来越近,赫萝数次帮罗伦斯解脱危机,让罗伦斯离自己的梦想——拥有一家商店并成为城镇商人越来越近,而两人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然而,过近的距离让这头孤独的狼感到害怕。她怕自己太过于爱罗伦斯,以至于当罗伦斯死后,自己会痛不欲生。
既然这份感情会痛,不如在这份感情结成果前扼杀掉。
所以赫萝不止一次试图离开罗伦斯,结果都被罗伦斯以“至少我们一起到约伊兹”为由拉了回来。
等到了逐渐靠近约伊兹后,赫萝才发现,在她留守在麦田的这几百年中,被称为猎月熊的怪物破坏了约伊兹,而她在约伊兹的同伴,有的战死,有的逃跑,约伊兹已经物是人非了。
而好不容易找到的同伴——缪里的信息,也只是发现了缪里留下来的遗言。
“好久不见”
终于在雷斯可,赫萝终于坦白了自己的感情,只不过是为了分开。
“无论咱怎么爱你,怎么努力过好与汝相伴的每一天,汝还是会消失不见,又留下咱一个人。咱已经不想再孤独一人了!”
然而罗伦斯还是没有放弃,在不得不因为生意而与赫萝进行抉择时,罗伦斯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

作者:精神污染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