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至死

有两种方法可以让文化精神枯萎,
一种是奥威尔式的——文化成为一个监狱,
另一种是赫胥黎式的—— 文化成为一场滑稽戏。

谈谈最近

最近的事情蛮多的。
像2019-nCoV病毒爆发,像什么禽流感又爆发,或是成都又地震了啥的。
这一年,唉,真是有够烦的。
虽然病毒导致延迟开学这事,我蛮高兴的,不想去上学了,唉,一想到又要到一个精神病院就烦,以前叫监狱,现在这个叫精神病院了,唉。
算了,不扯开话题。
最近在学结绳,不是那种结绳...一种编程语言,蛮好玩的,加上最近在搞云服务平台,就是IDC啦。还搞了个新的博客为IDC平台做宣传,所以忙到忘了这个博客了。
唉,忙归忙,终究也是想找份事情做做,毕竟我这人比较喜欢经商,可惜智商不够,只能实践来凑。
今年还是克我的鼠年,唉,感觉事事不顺。
不过还是希望自己今年能风调雨顺吧!
没什么好说的了。

梦想

梦想使人成为追梦人,筑梦的工程师。

庇护所

对世界上那些不知去哪里栖身的人来说,
文学似乎是他们最后的庇护所。

——罗曼·加里《童年的许诺 》 ​​​

害羞的人呐

您可还记得那个害羞的小弟吗?
他害羞吗?不,他仅对您害羞。

关于学习某种东西的时候

  我在想一个事情,关于学习的事情。
  先说一下为什么我会想这种事情,想了想以前的一些事,比如第一次开始接触编程,第一次接触心理学,第一次学习摄影...
  每次开始学习新的知识或技能的时候开始的那一阵子总会有种感觉,有些还会保留下来,有些却在一阵子后就消失了。
  比如我学编程,那个时候因为看到一些大佬(一开始被人拉进了一个前端群,不知道是什么,后来在里面和别人聊天的时候,黑马团队的一个大佬拉我进了他们那个群)讲心得和编程思维的东西,学到了不少东西,那时候的一阵子脑袋就是各种天马行空和接触一两分钟就大概掌握了基础的思维。
现在也保留了一些这种思维,可惜远远不够当时的那种感觉,从开始的iapp用了一俩小时就掌握了基础,然后到html,然后到ske,然后到lua。可惜了,现在不怎么会那些了,毕竟在想运营和营销的一些东西。
  还有摄影,就是因为从摄影那个时候开始感觉到这种感觉,想了解这种感觉。
  那时候,刚开始学摄影两三天吧,看到的风景和事物都像有个框在面前一样,特别是看到一些唯美或符合我的喜欢的标准的东西的时候就像时间慢了下来一样,看到的直接清晰可见的记录下来。
  但也不能说是记录下来,毕竟我是出了名的记忆力不好。可惜这种感觉过了一阵子就彻底消失了
  说心理学的话,也一样,开始学的那几天,看到人就忍不住的分析他的心理,本来也快没有这种感觉了,后来学习了一阵子的社会工程学,这种感觉也保留了一些下来。可能是变得更多的感觉了吧。但这也是导致我敏感性思想的根本原因。
  在这几个中对比分析了一下,也发现了一些原因,我是指这种感觉保留了下来的原因。
  编程就不用说了,那时候学的时候,没有朋友,也没几个群,只能在技术群里看看,看着看着看到一些大佬发的一些教程和一些代码,然后就亲手实践了一下,然后就学了很多,然后就保留了一些感觉下来。心理学也是,那时候觉得蛮有趣的,比如像什么吊桥效应啊首因效应之类的,然后也花费了不少时间去了解学习了一下,加上后来学的社会工程学,慢慢的就保留了下来。而摄影不一样,那时候临近毕业,只有在中午的时候和几个朋友做学校附近的公园拍天拍水拍花草,但只是偶尔,毕竟有时候去一些地方玩。毕业了之后也没有怎么用过,我想想.....大概过年和暑假在老家拍天拍地拍空气的时候用过了一两次。
  总而言之,我觉得吧,之所以会失去那种感觉,可能就是看你有没有努力去学,如果努力去学可能会保留了那个感觉。
  到时候才是真的学有所成。

傲卑

卑从心中起,百般不如人。
傲从骨里生,万难不屈膝。